柠檬瓜子粟

年弧

跳过这条谢谢x

其实就是同一张图但换了不同的滤镜/划

为了营造出一种“我今天也有在很努力地练笔哦”的错觉/实际不管是怎样都并没有给人这种印象啊喂!

跳过这条谢谢ler

键盘大赛

原本打算一发完结的 结果自己的文笔太拖沓了orz 临时的一个脑洞 随缘填坑吧/溜了溜了








辣眼睛自负🙈


























前因:

键盘侠,一种神奇的生物。哪里有话题,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如同穿梭在黑夜中的蝙蝠侠,忙碌于在各个评论区里大展身手,与他人在网络世界里一决雌雄。

键盘侠们具有强烈的批判精神--批判天,批判地,批判黑暗的“人道主义。”批判你,批判我,批判所有怼他的人。因此,他们也自封为“键盘大帝”,所到之处,硝烟弥漫,寸草不生。

键盘侠们自诩是“新一代的鲁迅”,只不过鲁迅以笔为投枪,唤醒麻木的国人;键盘侠们则是以键盘为攻守的矛与盾,一个个冰冷的字符拼凑成有思想有灵魂的句子,作为待命的百万雄兵。

在键盘侠们称霸网络世界,与其他帮派的人“打”得酣畅淋漓不亦乐乎时,杠精一组悄悄地诞生了。他们在工地搬过砖,在餐馆打过工。工头欣赏他们会抬杠,客人喜欢他们会挑刺。他们也因此沾沾自喜--他们认为能做到这两点的人不多。

随着最近几年队伍不断的壮大,杠精们也渐渐不满足于在阴暗潮湿的地下水沟里苟且偷生了。他们逐渐活跃于各大平台--只要有话题,只要有点击,不管是风里雨里还有节日里,杠精都在评论区等你。

但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杠精虽是小辈,但近几年也有些飘飘然--怼天怼地怼空气,日天日地日泰迪。同时,他们也愈加将老一辈征战键盘的族系不放在眼里--尤其是对像键盘侠这样曾经叱咤风云的氏族。由于杠精的不断挑衅已经严重触碰了键盘侠的底线,总首领键盘大帝一怒之下对杠精一组下了战书,约他等在武林之巅决一死战。杠精们倒也是爽快,抄起工地上的杠杆和其他硬家伙就要开干。

自此,武林大会正式拉开帷幕。

刚腿的一个脑洞 存一下

夏日 阳光 薄如蝉翼的树叶 叶脉都根根清晰有条不紊 边缘在阳光的照射下几近透明 墙壁上斑驳的光影 在树影婆娑中化作细碎的光点跳跃舞蹈 还有故作镇定的元气少女 明亮的橘色上衣衬的皮肤更加白皙 矜持文雅地正襟危坐 眼睛却不安分的骨碌碌转了一圈 对周遭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玻璃杯中的冰块与杯壁撞了个满怀 都是夏日的安逸和生机

我贾真的是盛世美颜啊prpr

尤其在看What do you mean的mv时感觉又回到了第一次在百度上看到我贾的照片的时候--怦然心动。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当时就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幸福升天。趁着假期这几天又在各种平台上疯狂找我贾的视频舔屏--我贾笑起来也太太太太太--------------------苏了吧!

我贾最近几年的drama也没有14年那阵那么多了,各种高产并且质量贼高er。他以前确实是做过一些错事,但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为此付出了很高的代价--他被全世界的人讨厌过,也被全世界的人爱过。

比伯今年才24,但他仿佛已经经历了大多数人的一生;不过也正因为比伯今年才24,他还有无限可能的未来。

最后
Mrs Justin是我不接受反驳

♡Justin Bieber




三年Belieber,打卡。

一点乱七八糟的个人见解

相比起李白,我个人更喜欢杜甫一些。

诚然李白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但从开元盛世到安史之乱,杜甫看尽了唐朝的繁盛和衰落,比起李白的壮志豪迈,杜甫的诗更多了几分沉郁顿挫。

李白的诗作处处展现着奇幻的想象以及铮铮的傲骨与豁然的豪气,而杜甫的笔下则以其兼济天下的胸襟来面对社会的愁苦,发出振聋发聩的声响。这也许与杜甫不幸的一生有关--年少虽悠游,而后却开始了他潦倒的一生:仕途不顺,又适逢安史之乱,创作的全盛期正是人民战乱流离时(这更奠定了他今后的现实主义风格),后来几经辗转,终于在严武等人的帮助下建了一座草堂(世称“杜甫草堂”, 也称“浣花草堂”),公元770年病逝在一张小船上。

一生坎坷,郁郁不得志。

反观李白一生潇洒,壮志凌怀,和杜甫的“生涯似众人”相比,李白实在是中国诗人中的游侠。他神游八极,自由驰骋,像原野上的奔驰的骏马;在诗里,他又一扫世俗的尘埃,完全恢复了他仙人的姿态:上穷碧落下黄泉。他的浪漫、癫狂、爱恨情仇,寂寞与痛苦、梦与醒,他的豪气义气,他的漂泊,全都达于极端。

而杜甫呢?


他执笔为苍生,山河仍是旧山河。




【两个人各有千秋,而每个人各有所好。】
【撕逼请左拐,探讨请留步。】


无题



【首发于空间】




日常练笔








没有什么实际剧情又漏洞百出的辣鸡文章






辣眼睛自负













『何为爱人?』

『爱而不得之人。』


·
在我还上中学的时候,英语是我最薄弱的一项。就拿八年级的一次期中考试来说,三十道选择题硬是被我完美地避过了所有正确答案。
·
那时候的英语于我而言,真的可以说是“莺语。”好巧不巧的,我又喜欢上了班级里的英语课代表,喻安桥。
·
喻安桥在当时的我看来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虽然在现在看来她仅称得上五官清秀,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当年在我心里的位置。
喻安桥身上就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在一群留着一水儿清汤挂面似的短发的女生中,我总是能第一个认出她。
·
“要我说,你就应该直接去表白,而不是像在喻安桥身上装了一块和你磁场不同的吸铁石一样天天尾随人家。”我的发小兼同桌林慨如是说。
·
林慨,原名林盛楠,在十三岁那年因为觉得自己的名字太男性化而毅然决然地偷拿了家里的户口本去改名,被发现后差点被林父打断腿。
·
我曾问过她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她晦涩地看我一眼,没说话。
·
我知道林慨喜欢我的事是在初三的开学。林慨当时在写作业,我看着她打趣她说她叫这个名字是不是因为我……话还没说完,我发现她微不可见的顿了一下。
·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林慨喜欢我。但至于她名字的意义至今也是个迷--也许是因为她想做个和她名字一样慷慨淋漓的人?
·
我开始有意的和林慨保持距离--我并不是不喜欢她,只是对她的喜欢和对喻安桥的不一样。
·
中考前夕,我们班举办了一个bye party。一群傻逼聚在一起鼻涕一把泪一把地举着酒杯说着诸如“别忘了我们说好的一辈子”之类的话。
明明在刚才都承诺绝不喝酒,可现在却耍起酒疯来一个比一个厉害。
·
也许是毕业来的太快了,我们怕再也见不到自己相见的那个人;也许是毕业来的太快了,快到我们还没有好好认识就要分别。
·
酒过三巡,不觉微醺。酒精的作用下,我不禁泪眼朦胧,杯子碰到一起的声音、窗外车水马龙喧嚣的声音、同学们哭喊的声音,汇聚在一起,都是离别的前奏。
·
酒壮人胆这个词说的没毛病。借着酒劲儿,我向喻安桥表白了。我记不清她那时的表情了,只依稀记得她隔着酒杯的脸比记忆中更多了一份明艳生动。
·
她用清甜的嗓音在我面前说好。
·
惊喜来的太过突然,耳畔都是同学们炸成一片的起哄声--除了林慨。
她在哭。
·
可能是因为毕业分离而伤心吧,我想。
·
每当想起来这个我都想给自己一巴掌。操你妈的李既你个大傻逼!林慨常常这样说我,而如今我却再也没有机会听到。
-
中考过后,我全家搬去了另一个城市。我就再没有见过喻安桥。我们就这么分手了。
·
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群中,难免会产生背井离乡的感觉。偶尔看到和家乡相似的某一景物时也会触景生情,甚至直接在大庭广众下蹲地上哭起来。
·
我想喻安桥,也想林慨。
·
奇怪的是不管我是和喻安桥在一起后还是分手后,当初的悸动都再没有浮出过水面。像是一滩死水,很难泛起涟漪。
·
刚搬到另一个城市的几天,林慨都会天天缠着我给我发消息,就算是一个月没见也依旧会熟稔地给我发“126√eU”让我给她解释。
·
但是半年以后,林慨和我就很少有联系了。除了几个月一次的点赞,我们再就没了其他联系,甚至有时连客套的问候也进行不下去,因没有更多话题而潦草尴尬的收场。

·

放假的时候我经常会以查题的名义点进QQ,看着备注林慨大傻逼的置顶的聊天框,想了想还是删掉了那一大堆叽里咕噜的琐事,退出了聊天。

·

也许是因为学业太重我们的圈子又不同,我这样安慰自己。
·
高一的时候我经常失眠,每天靠咖啡提神,久而久之我就有了一个“咖啡店店主”的外号。新同桌调侃我说是失眠因为一个人。
·
我反复咀嚼他这话的意思,觉得自己真的是因为一个人。
·
高中三年过得平淡无奇。没有现在国产青春片里的堕胎打架抽烟酗酒称霸街区,和其他人一样,我的青春被无数的卷子和练习册塞满,连成苍白的一片却又每在回忆起来时感慨万千。
·
高考的时候真的不要期望什么发挥超常,不失常就不错了。我的成绩本就属于中等,考上了一所还可以的一本,虽然不是什么“985”,但也算是个“211”。
·
我常于半夜惊醒。有时梦见的是林慨离自己远去,有时是喻安桥在盛满了啤酒的杯子后那张恬淡而鲜明的脸逐渐模糊。
·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个二线城市打拼出了自己的事业,在一个国企混到了管理层位。彼时我已经30了,却除了喻安桥在没有恋爱过。父母着了急,连串各种亲戚拼命地给我介绍姑娘带我相亲。
·
我不想让他们难过,只得在他们认准一个女子时表示没有意见。大概是在13年的时候,我顺从家人意愿,娶了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
·
她并没有特别漂亮,只是五官端正、还算对得起观众而已--况且父母又很喜欢她。
·
就在结婚的前几天,几个初中时的死党学着爱情公寓里的桥段,给我举办了一个“最后一次单身夜party”,邀请了众多同学,其中也包括林慨。
出乎意料的,几乎不参加同学会的林慨欣然应允,出席了这次聚会。
·
她依旧年轻,依旧热泪盈眶,像当年一样张扬明媚,在她面前我倒是自行惭秽了。
·
同学会上林慨举着酒杯过来祝我新婚快乐,我强笑着应下。
·
相顾无言。
·
最后还是由林慨打破的尴尬,她和我寒暄了几句,然后突然问我:“李既,如果你的人生能重来一次,你想怎么活。”
·
我蓦然一怔,旋即打着哈哈说:“还能怎么活,正常活呗!”
·
她哑然失笑,摇摇头,将杯中的金黄一饮而尽。她仰头的那一刻,我看见她的眼角划过些什么。
·
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们举杯畅饮,如今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
结婚那天,林慨只留下了一个本子和红包就匆忙走了。她再三嘱咐一定要我亲手打开这个笔记,而且一定是要婚礼过后打开。
·
我耐不住好奇心,在上场前偷偷翻开了封皮。
扉页上用钢笔端端正正地写着:

“忄既”

我听见了心动的声音♡

是Justin Bieber啊♡

杂说




杂说









我记得
-
我记得他的样子。

干爽整洁的校服熨帖地穿在身上,白色的衬衫领子翻折出来,更衬得他温润如玉、风度翩翩。

我记得他的侧影。

他有一张很好看的侧颜--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和眉宇间的星辉熠熠,英气逼人。光影斑驳在他的身上,像是一个个跳跃的小精灵。他轻蹙着的剑眉骤然放松下来,连眉峰上扬的弧度都那么恰到好处。

我记得他的手。

那是一双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甲圆润而饱满,十指修长,皮肤附在匀称的骨骼上,似乎可以看见静脉里热血缓缓流淌。食指稍稍曲起,指节因用力而有些发白,手腕劲瘦有力。


我喜欢
-
我喜欢他的眼睛。

睫毛从内眼睑一直密密地铺到外眦,扫下一片轻薄的阴影。墨色的瞳仁仿佛装载着世间万物,情愫翻涌间流光溢彩却不咄咄逼人。眼尾上挑,但并不显得轻浮,倒是给他添了几分别样的韵味,使那张俊逸的容颜一下子生动鲜明了起来,不再平庸于人海之中。

我喜欢他的锁骨。

在他跑步时不经意露出的锁骨,在汗涔涔的皮肤上凸出一个沟壑。微风轻轻描摹着他的眉骨,一路向下蜿蜒,在那一涡旋转着离开。


我喜欢他胸腔偏左的地方。

那是我的迷途,我信奉的基督。
那是我的神府,那是我的归宿。

蛰伏在黑暗下的光明
从未有过绝望
光明也许只是小小的荧光一点
但他们
终将破土重生

[老福特的滤镜真好用]

【绝望的尽头充满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