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瓜子粟

年弧

杂说




杂说









我记得
-
我记得他的样子。

干爽整洁的校服熨帖地穿在身上,白色的衬衫领子翻折出来,更衬得他温润如玉、风度翩翩。

我记得他的侧影。

他有一张很好看的侧颜--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和眉宇间的星辉熠熠,英气逼人。光影斑驳在他的身上,像是一个个跳跃的小精灵。他轻蹙着的剑眉骤然放松下来,连眉峰上扬的弧度都那么恰到好处。

我记得他的手。

那是一双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甲圆润而饱满,十指修长,皮肤附在匀称的骨骼上,似乎可以看见静脉里热血缓缓流淌。食指稍稍曲起,指节因用力而有些发白,手腕劲瘦有力。


我喜欢
-
我喜欢他的眼睛。

睫毛从内眼睑一直密密地铺到外眦,扫下一片轻薄的阴影。墨色的瞳仁仿佛装载着世间万物,情愫翻涌间流光溢彩却不咄咄逼人。眼尾上挑,但并不显得轻浮,倒是给他添了几分别样的韵味,使那张俊逸的容颜一下子生动鲜明了起来,不再平庸于人海之中。

我喜欢他的锁骨。

在他跑步时不经意露出的锁骨,在汗涔涔的皮肤上凸出一个沟壑。微风轻轻描摹着他的眉骨,一路向下蜿蜒,在那一涡旋转着离开。


我喜欢他胸腔偏左的地方。

那是我的迷途,我信奉的基督。
那是我的神府,那是我的归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