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瓜子粟

年弧

Colourful(五)

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通篇都是废话和病句
辣鸡而且短小
一片童话硬是拖得老长
我大概是个废人了🙃

没有文笔
没有文风

没有文笔
没有文风

没有文笔
没有文风


推荐BGM-《Colourful》










慎点!!!!!!!!!!!!!!!!!!!


--以上--




五、
【细密的轻吻从手肘一直蜿蜒到指尖,吻过之处泛起一股奇异的暖流,像是雨滴落到极地,又像是梨棠煎雪。】

镜音连无奈地叹了口气,拉过镜音铃的手臂,镜音铃吃痛地闷哼一声,他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
“骨折了。”他抽了抽鼻子,“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能让你现在就好起来。”镜音连的脸颊上突然烧红得不正常,“就是、就是……”他嗫嚅着,吞吞吐吐了半晌。
-
镜音铃看他这幅窘迫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飞扬间星辉熠熠,“说吧,没关系的。”
-
镜音连见她没有意见,便没了什么负担,单膝跪下然后轻轻牵起她的手。镜音铃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手足无措,还没等缓过神来,手臂上却又贴上了两片温热的东西。
-
细密的轻吻从手肘一直蜿蜒到指尖,吻过之处泛起一股奇异的暖流,像是雨滴落到极地,又像是梨棠煎雪。
-
夜晚的森林万籁俱寂,就连圆月也闭上了眼睛休息。镜音铃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
-
怦然心动。
-
她的呼吸随着镜音连的动作而越来越急促,像是溺水的人挣扎着抓住最后一根稻草,镜音铃早已深陷与这片名为“镜音连”的深海。
-
只是短暂的亲吻,她却觉得恍若过了半个世纪一样漫长。一向讨厌与他人接触的小公主,却在被巨龙吻住手臂时忘了挣脱--或许她压根儿就没有想过挣脱。从遇见镜音连的那刻起,她就预料到了自己的归属。
_
想到这里,镜音铃轻轻笑了起来,睫毛弯弯翘翘。
-
镜音连不自觉地脸红,别过头不去看她。
-
沁凉如水的夏夜中星光晶亮。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并排坐在森林中央的那棵古树下,镜音连背靠着树干,镜音铃背倚着镜音连。
-
也许是今天透支了太多精力,太久没有锻炼的小公主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巨龙忽然感到肩膀上一沉,身体蓦然僵直起来,肾上腺素飙升。
-
镜音铃的睡颜近在眼前,头斜斜地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露出一小段羊脂玉般滑腻的脖颈,杂乱的金色头发勾着巨龙的脖子,像是有根狗尾草一下一下若有若无地挠在心尖。
-
镜音铃安稳的呼吸声在耳畔轻柔地展开,即使前方不远处是一片废墟,她依旧像是睡在戒备森严的王宫里一样安心。
-
因为她知道镜音连不会走,就如镜音连知道她相信自己。
-
镜音连忽然想到了很多,譬如这会儿的陪伴,譬如他第一次在王宫花园里见到镜音铃。
-
镜音连的父亲是上一任反派头头,他是真真正正的反派代表,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也温柔体贴,希望把一切都可以给镜音连,以来弥补他幼时丧母,未能有幸尝到母爱的遗憾。
-
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给了镜音连一个美好幸福的童年。
-
厄运发生在那一天。王宫派来军队围剿反派基地,无数妖怪被残杀,镜音连的父亲也没能幸免。
那天是童话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史书上只记载了为首的骑士长是如何骁勇善战,带领部下一路披荆斩棘,砍下了万恶的巨龙头颅;却无人再记得骑士团上如何违背他们所信奉的“骑士道”,见人即杀,各处寻欢作乐。
-
乌云遮日,鲜血染红了门前那河刚刚冰雪消融的溪水,猩红得眩目;尸体堆成了山,镜音连藏在尸体堆里勉强逃过了一劫。他捏紧了着拳头,指甲钳进了肉里也浑然不觉,才堪堪抑制住满腔的怒气。
-
镜音连仿佛一夜成人。他逃离了这个地方,漫无目的地向前跑着。就这样,他误打误撞地跑进了王宫的后花园,遇到了年纪和他相仿的镜音铃。
-
彼时的她还不是那个令人称畏的镜音铃,她金色的长卷发萦绕着自己,她向上翘起的红色双唇澎湃着自己,她的眼睛犹如蔚蓝的爱琴海,凝视着狼狈不堪的自己--

“和我走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