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瓜子粟

年弧

Colourful(四)


极度OOC产物

流水账一样的文笔

没有文风

剧情拖沓





辣眼睛慎戳





辣眼睛慎戳







辣眼睛慎戳!!!!!!!!!!!!








--以上--



























四、
【她向镜音连笨拙地露出一个笑容,弯弯的眉眼间藏匿着脉脉流年。】

天色渐晚,橘红色的落日拍打着山脊,铺满了半边天空的晚霞被黛青所吞噬。天边零星地缀着几颗星星,却并不明亮,仿佛蒙了一层灰一样暗淡地闪烁着。
-
镜音铃从清晨出发一直走到现在,从未停歇却没有一丁点儿倦意。她一路跋山涉水,蹚过星辰汇成的河,翻过云彩垒成的山,在经过走31次错路后终于找到了巨龙居住的地方。
-
那是一个不太大的小木屋,年久失修得摇摇欲坠。镜音铃看了看面前蜿蜒绵亘的山路,又看了看山顶的木屋,心下一狠,三下两下解开斗篷的带子,徒手攀登了起来。
-
粗粝的岩石把她柔嫩的掌心磨得鲜血直流,尖利的石边勾烂了她的衣角。突然,她脚下一空,一下子找不到了支点的镜音铃坠落下来。好在树木繁茂,得以有个缓冲,不至于摔得太严重。
-
镜音铃原本白净的脸蛋儿上满是尘土,华丽整洁的衣裙上也多了好几道口子。她在一片狼藉的草地上躺了好一会儿,偶尔眨巴两下眼睛,待精力恢复了一些后动了动身子,发现除了左手臂以外其他部位并无什么太严重的伤势。镜音铃深吸一口气,用右手臂缓缓撑起上身--
-
意料之中的失败了。
-
她吹了吹浏海,又深呼吸试了一次。果不其然,又失败了。
-
镜音铃不满地啧了一声,不顾左臂上传来的钻心的疼痛,右手腕猛的一发力,缓缓支起上身。
-
撩开已经烂成布条的袖子,左臂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赫然映入眼帘。镜音铃看了看,发现伤口不是很长,也没有特别的深,就是样子吓人了些。她忙从衣角撕下一块还算是干净的布条,用来包扎止血。
-
她叹了口气,根据之前传来的锥心刺骨的疼,左手臂不只受了皮肉伤,约摸是骨折了。
-
镜音铃拖着不堪负重的身体,摇摇晃晃地来到山脚下,站定。力大无穷[划掉]身娇体柔的公主殿下狠狠地踹了一脚岩壁,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森林里静谧无声,月亮挂在天上,笑眯眯地看着这个衣衫褴褛的公主殿下。
-
镜音铃冷笑不语,静静地看着面前坚硬的石壁--刚刚被她狠踢一脚的岩壁竟出现了细小的裂缝,然后越来越大,直到山崩地裂。
-
正在熟睡中的镜音连突然感到一阵地动山摇,木板搭成的房板呼啦啦地全掉了下来,他下意识地展开翅膀去遮挡。
-
“地震了?”半梦半醒的镜音连顿时睡意全无,抓起一旁的衣服套在身上就跑。明明房屋中介的巫师告诉他这个地方从来地球诞生到现在一直没有发生过任何灾害,实属一块风水宝地,他也对此一直深信不疑。怎么今天就……不容他细想,他脚下的地板便塌陷了下去,扯开一个巨大的裂口,镜音连不得不飞到外面避难。
-
emmmmm……很慌。
-
突然,镜音连瞥见一块碎石正以飞快的速度滚向镜音铃,他想都不想得立即飞过去,像老鹰拎小鸡一样拽着镜音铃的领子,把她提到一边,才化险为夷。
-
镜音铃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只是沾满了尘土和血污的脸颊上飘着两朵红霞;反倒是镜音连拍了拍胸口,长舒一口气。
-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镜音铃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
她向镜音连笨拙地露出一个笑容,弯弯的眉眼间藏匿着脉脉流年。她打着哈哈说:“今晚……天气不错啊。”镜音连挑眉看了看周围的一片废墟,复杂的表情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同情。
-
多好的一个孩子,可惜是个傻子。
-
“你干的?”他强忍下心中的怒气,声音却还是因激动而微微颤抖。镜音铃低下头,悄悄地抬眸瞄了他几眼,嘴唇翕动了几下,没有吭声。
-
再见时的欣喜、危机时的救助……一切的一切,却在再次见面时,尽数堵在了干涩的喉咙里。千言万语,在现在却只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
良久,她才缓缓开口,声音罕见的柔和:



“对不起。”

评论

热度(11)